无限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一统僵山 > 第70章 系统你终于醒了
    “这都守一年了,就算是只白僵都没见过,更别说行僵了。门主为什么一直叫我们在这里把守呀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别乱说话,最近门主的情绪捉摸不定,据说已经有好几个弟子都……”

    那名弟子一听,顿时捂嘴露出了恐惧的表情,咽了口口水,又才说道:“留在炼尸门终有一天我们也会布那些弟子的后尘,不如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小声点,我们可是吃了门主的易筋丸,若是得不到解药,私自离开,只会是生不如死。唉!好死不如赖活着,能活一天是一天,今天的想法还是忘了吧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断剑山,石壁中,石棺内。

    秦林缓缓睁开眼睛,此时他也不知道具体时间,但是已经苏醒过来,自然是不想再待在这漆黑的石棺内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秦林一拳打出,直接掀反石板,随即跳出石棺。

    经历一年多的扎实修行,秦林虽未突破至飞僵,但是尸气却更加浓郁,尸身的各方面素质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秦林也搞明白了这石棺为什么可以提高他的尸气运行速度,原来这石棺放在这断剑山的凹陷处,坐东朝西,正对万丈深渊,上接月光精华,下可纳百里地气入棺。

    只要阴物在这里修炼,就可以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秦林伸展神躯,松了松自己的筋骨,呼出一道尸气后,秦林感受着自己的力量,嘴角一扬,如今秦林潜修一年,虽无质的进展,但是现在的秦林若是面对金丹巅峰,亦可一战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现在过了多久,这系统为啥还不苏醒?”

    要不是秦林能够察看自己的信息界面,他自己也都快怀疑,有没有系统这一说哦?

    “宿主――秦林

    种族――僵尸

    等级――行僵

    功法――《太阴极道》

    神通,法术――吸纳术、吞鬼术、断肢重生

    武器――无

    物件――尸妖尸躯、彼岸花

    …… ”

    秦林看完自己的信息,叹了口气,“莫非还要再等?”

    也不是秦林现在想要依靠系统的力量,而是他现在不知道该去干什么。去报仇呢?自己实力不够,离开这两界州,到别处去,可是秦林在这人皆修仙的世界,作为僵尸,一不小心就会被人给消灭呀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还是自己太弱了,因此秦林想要再次穿越,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系统什么时候才苏醒,现在到不如去找点吃是。”

    躺进石棺里将近一年了,秦林自然也饿了。就在秦林准备先出去找点血食时,那熟悉的声音终于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叮,能量充满,最强僵尸系统苏醒,宿主别来无恙呀?”

    秦林听到这个声音,心里是又喜又气,喜的是自己又可以快挂了,气的是系统现在才苏醒过来,他可是差点就被人炼成丹了,又从元婴高手的手里逃出生天,真是一波三折。

    “叮,系统接受到新的消息!”

    “宿主击杀百年虎妖,获得虎妖妖丹,法术――加入虎啸,“慑魔”增强音波功效增强。

    宿主击杀练气,筑基,金丹高手,尸身体质加强。”

    秦林听着系统的声音,也知道这时自己在炼尸门战斗中杀的成果,秦林早就知道若是自己击杀修士或是新的生灵后,系统会有奖励。本以为系统在沉睡,没有奖励,没想到系统仍然有,秦林自然是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秦林眉头刚要翘起来时,系统的声音却仿佛当头给他泼了一脸冷水。

    “叮,系统检查到危险因素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体内的异种尸气未出,又添了妖气、以及几道修士真气,他们潜伏在宿主的经脉下,一旦再次爆发,宿主很有可能会爆裂而死。”

    秦林本以为自己在那炼丹炉里吃了九毒丹后,异种尸气等问题解决了,没想到居然越来越严重了。不过现在秦林到是不慌,因为有系统在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方法解决?”

    “叮,宿主等级不够,无法查询!”

    秦林狠不得给自己一耳光,自己如今等级不够,只有到飞僵层次,他才可以拥有查询权。看来这个问题他只能自己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!”

    秦林如今也不知道怎么办,索性也不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系统,现在可以进行穿越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叮,宿主拥有一次穿越机会,是否进行?”

    秦林听到这个回答,脸色这才好转,秦林可是有点迫不及待了,这次穿越的世界,是什么呢?是电影,电视剧,小说,动漫?

    “开启!”

    “叮,进行穿越,请宿主做好准备!”

    秦林想到上次自己是被一群蜀山弟子围攻,身陷绝境中穿越的,根本没有体验到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这次秦林到是有点紧张了。

    就在秦林疑惑系统怎么还没有动静时,却是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巨力拉扯起来,好似要把他给扯成两半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秦林快要忍不住时,从秦林脑海里闪过一道黑芒,秦林便凭空消失在了山洞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光倾洒在大地上,寂静的山林却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追呀!”

    随后又是一阵刀剑碰撞的声音,呯呯嘭嘭之声在树林里回荡。

    原来是一群黑衣人和一群好似一个门派的人正在打斗,双方你来我往,打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岳掌门,我等乃是一些无名小卒,听闻岳掌门收了福威镖局的林平之为徒,想必那《辟邪剑法》应在你手上吧?”

    听到黑衣人的话,一位一脸正气,身着紫衫衣裳的中年男子笑道:“真是好笑,岳某何来《辟邪剑法》?”

    “看来岳掌门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,我等到要看看待你华山派尽数被我等拿下,你岳掌门可还这么嘴硬?”

    紫衫的中年男子也不答话,手中宝剑丝毫不懈,却又见他手掌一提,身上紫光一震,气流迸发,剑尖末端隐隐发出光芒,十余招后又有一名敌人肩头中剑。

    但是中年男子虽然厉害,可是好手奈不住众拳。不一会儿,只觉腰间、胁下、喉头、左乳各处,被人以重手点了穴道,也便失去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见擒了住了中年男子,一黑衣人佩服道:“君子剑岳先生武功卓绝,紫霞神功果然名不虚传,我等合十五人之力对付你一人,耗时许久才将你擒住,佩服!佩服!看来我要是跟你单打独斗,那肯定是斗不过你的了。不过话得说回来,我们有十五人,你们却有二十余人,比较起来,还是你华山派人多势众。我们今晚以少胜多,打垮了华山派,这一仗也算胜得不易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其余蒙面人都道:“是啊,胜来着实不易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黑衣人继续说道:“岳先生,我们和你无冤无仇,今晚冒昧得罪,只不过想借那《辟邪剑谱》一观。这剑谱吗,本来也不是你华山派的,你千方百计的将福威镖局的林家少年收入门下,自然是在图谋这部剑谱了。这件事太也不够光明正大,武林同道听了,人人十分愤怒。我好言相劝,你还是献了出来罢!”

    听到众黑衣人的话,那中年男子却是大怒,说道:“岳某今日既然落入你等宵小之手,要杀便杀,悉听尊便,还说这些废话作甚?我岳不群为人如何,江湖上众皆知闻,你杀岳某容易,想要坏我名誉,却是作梦!”